当前,第三方支付行业在经历快速发展的同时,伴随着强监管政策的不断落地,正逐渐进入存量洗牌期。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仅支付宝和微信支付2家第三方支付巨头,就占据了超过9成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留给剩下的200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市场份额不足1成。 与此同时,备付金集中管理等新政的正式落地,使第三方支付机构躺着赚钱的时代即将终结,众多机构收入将大幅缩水。 机构兼并重组或增多 易观智库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35.3万亿元,同比增长115.9%。今年一季度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已达18.8万亿元,同比增长214.9%。有观点认为,今年移动支付的规模有望突破64.9万亿元。 在行业高速发展之下,大量拥有牌照但业务规模较小,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内部控制较弱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由于违法违规操作的事件时有曝出。 对于支付行业当前的发展态势,易宝支付CEO唐彬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将其比喻成一个青春期的孩子。 “他的身高、体重已经跟成人相差无几,但是他的思想发展没有跟上。所以这个时候,从父母的角度,对青春期的孩子,一方面确实要管他,但同时又不能死管。”唐彬认为,在市场已经足够大的情况下,监管部门加强监管是必然趋势。同时,行业也在分化,新的业务模式正在蕴育。 汇付天下董事长兼总裁周晔也提出监管机构如“慈父”的观点。“父亲管教孩子是为了管好,并非管死。一个新事物在发展的初级阶段,涌入市场的必然是一批有情怀的人和一批投机分子,需要认清的是,谁是真正的‘坏孩子’,并予以区别对待”。在周晔看来,新金融其本质仍是金融,监管从严是必然的趋势,这或将成为合规企业的新机遇。 2015年8月至今,一系列强监管政策法规的颁布传递出明确的信号,央行将会对第三方支付行业按照总量控制、结构优化、提高质量、有序发展的原则,重点做好对已获牌机构的监管引导和整改规范。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今年1月13日,央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而该政策的实施则是为了有效应对备付金资金挪用的风险。 此外,“网联平台”的上线,也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回归支付服务提供主体的身份,而不再拥有清算的职能。 乐富支付方面认为,可以预见的是,监管机构还将随时根据市场发展情况进行调整,支持有实力、市场认可的支付机构通过兼并重组做大做强。 “其实目前已经可以看到,做社交的、做电商的、做手机的、做物流的、做零售的一些企业通过购买支付机构的支付牌照,已进入支付行业,并结合自身的商业模式及应用场景,让支付发挥着更大的价值空间。”乐富支付方面表示。 中小支付寻求差异化 目前,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钱柜娱乐官网已涉及交通、医疗等30多个行业,基本实现了对人们日常生活场景的全覆盖。 乐富支付方面认为,支付机构也正在从单纯的支付工具提供商,转变为服务供应商,从单纯手续费的收取转向场景应用的拓展。根据商户实际经营场景产生的钱柜娱乐官网,将给第三方支付机构带来长久的竞争力,并推动企业支付规模的增长以及盈利模式的升级。 “支付行业早已成为有门槛的行业,单一的通道支付模式本身就走不远。”周晔表示,支付行业盈利需要依靠规模效应,规模效应需要叠加综合服务,年处理交易量在千亿以下级别的支付公司都很难在行业中生存下去。 前述数据显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业务占比分别为53.7%和39.51,超过9成的市场份额。此外,备付金集中管理等新政的落地,使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盈利方式正受到规范的限制。 对于剩下的200多家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生存压力不言而喻。 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中小支付机构在巨头面前基本上已经丧失竞争力。未来,第三方支付行业会加速向寡头垄断的方向发展,强者恒强也是市场经济中不变的真理。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目前C2C已经形成寡头垄断的趋势,B2B的争夺也异常激烈,对于大多数中小型支付机构而言,差异化发展成为必然。而对于行业未来发展,则将呈现以下几种主流发展趋势。 支付机构通过兼并重组做大做强成新常态;场景化支付将强有力地推动支付机构的长足发展,同时,大额低频的交易将仍然以POS支付为主,小额高频的交易在移动互联网支付方面显现的更加明显;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和人民币境外使用频率的逐年上升,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支付品牌拓展至海外市场,跨境支付将得到增长。 此外,在市场竞争压力的推动下,非银行支付机构和商业银行,从客户渠道、业务服务等多方面竞争,变为借助对方优势资源的良性竞争状态,各自的差异化优势得到不断重塑和深化。整个支付产业的分工也变得更加专业化,并将逐步构建一个范围更大的支付生态圈。 周晔表示:“新技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风控管理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大数据、云计算,包括机器学习,在反欺诈、信用评估、投资人行为偏好等方面都为行业发展提供了颠覆式的效果和长远的影响。” 而唐彬则坚持沿着产业纵深方向去做行业支付。在他来看,支付不是目的,而是为交易服务,为生活服务。易宝并不具备阿里、腾讯的场景优势,所以只有做一个领域,不需要第三方背书,比如用户买个机票、手机充值、信用卡还款,它有交易链条,所以行业支付的核心就是沿着产业纵深深入下去。 “这几年这个模式发展证明了自己,但是客观来说还是不温不火,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互联网过去十年来总体还是偏个人消费者,而企业端至今没有上一个大台阶。”唐彬认为,面向未来,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其实就是企业端,生产方式升级,需要大量的面向企业提供的服务。